薛田

河中河东人,字希稷。少师种放,与魏野友善。第进士。历著作佐郎、监察御史,累迁侍御史、益州路转运使。以民间私行“交子”而为富家所告,数致争讼,请置交子务以榷其出入,未报。及寇瑊守益州,方奏用其议,蜀人便之。官至右谏议大夫,知延、同州,徙永兴军,未行卒。有《河汾集》。

薛田的诗文

宋代:薛田

自古人人足叹嗟,閒游得侣复堪夸。
可怜十宿无喧杂,不在僧家即道家。

宋代:薛田

混茫丕变造西阡,物象熙熙被一川。
易觉锦城销白日,难歌蜀道上青天。
云敷牧野耕桑雨,柳拂旗亭市井烟。
院锁玉溪留好景,坊题金马促繁弦。
风流辅席堆红豆,潇洒门庭映碧鲜。
表状屡言同颖穗,敕书频奖竝生莲。
旋科杞树炊香稻,剩种豌巢沃晚田。
仁宅不隳由政立,议闱无取任情迁。
民知礼逊蚕丛后,俗尚奢华邃古先。
绕郭波涛来浩浩,归期岐路去绵绵。
乍回黑水将成道,潜到青羊恐遇仙。
靓女各攻翻样绣,祛商兼制砑绫牋。
垆边泛蚁张裙幄,江上鸣鼍簇彩船。
石笋崚嶒衙对峙,琴台恢阔寺相连。
群葩艳里珍禽语,百草香中瑞兽眠。
喜处必臻尤儜望,胜游争倦更迁延。
早荷叶底蹲鸱伏,椶树梢头乱蝶穿。
鹺发牢盆浑弃卤,铁资圜法免鉟铅。
丰饶物态甯殊越,美丽姝姬酷类燕。
西海号雄彰传纪,南康辞健积铭镌。
良工手技高容学,妙隐丹方祕不传。
倚剑灵关凌绝顶,梦刀孤垒削危巅。
金华巷陌遗三品,石镜伽蓝露一拳。
信落荆州随鼓枻,检颁芝阙听摇鞭。
若量内地寒暄异,且在遐陬水陆全。
渝舞旧云传乐府,巴谈谁曰系言诠。
九苞绾就佳人髻,三闹装成子弟鞯。
欲辨坤维寻地理,才临益部认郊{上广下墨}。
文翁室暗封苔藓,葛亮祠荒享豆笾。
货出军储推赈济,转行交子颂轻便。
气蒸蒟蒻根须润,日罩楩柟树影圆。
药市风光虫蛰外,花潭遨乐鵙鸣前。
聚源待擬求凫氏。貯怨那能雪杜鹃。
藂植森荣还蓊蔚,夹流湍迅迥潺湲。
鲜明机杼知无算,细碎锥刀不啻千。
合伴鸦鬟齐窈窕,对陪霓袖竞翩翾。
五门冷映岷峨雪,千里爰疏灌堋泉。
茂盛八紘宜得最,膏腴十道比俱偏。
袁滋不到生无分,段相重来宿有缘。
款召相如登兔苑,骤迁太白步花砖。
葳蕤草木时为瑞,奇秀江山代产贤。
晓后细风红灼灼,夜中微雨碧芊芊。
锦亭焰烛明欹障,绣阁香毬暖熨氈。
宝塔徘徊停隼旟,观街杂沓拥辎軿。
酴醾引架家家郁,踯躅攀条处处妍。
重爱鲁儒提德柄,威降曹将董戎旃。
欢谣少负賨人勇,长讲多轻楚客禅。
似簇绮罗偏焕燿,如流车马倍喧阗。
搘机显绰名堪录,题柱芬芳事莫捐。
李特锋鋩徒恃险,张仪规画自持颠。
鹰扬事业成悠久,鸟合奸雄败转旋。
漫向鼎分澄霸道,却当龟化验都鄽。
强贪楚灭悲倾辙,广洽尧询喜慕羶。
侧弁猖狂抛玉斝,归鞍酩酊坠金钿。
氛埃屏息云常覆,稼穑繁滋泽磨愆。
睿圣宵衣垂迺睠,贵臣驰驲每传宣。
石牛迈路加歆飨,江渎隆区助洁蠲。
避暑亭台珍簟设,纵閒池沼钓丝牵。
遮蛮带砺长能固,捍蜀金汤远益坚。
何武甲科曾继踵,严遵卜兆罕差肩。
雠书竞印诸家集,博识咸修百氏笺。
纸碓暮春临岸浒,水樽春注截河壖。
华严像阁凉堪爱,净众松溪僻可怜。
学射崔嵬横罨霭,放生宽广媚漪涟。
藓庭嫩笋青篸篸,风槛新荷绿扇扇。
守戍貔貅千万骑,采葑簪笏两三员。
清江泻势方流巽,大面盘形正压乾。
电扫谷风藏虎啸,雷瞋宫树洒龙涎。
郃占逖应星舒彩,栾噀端聆火扑燃。
令范式驱民缺缺,咨谋畴倚道平平。
性寒甘蔗猱偷齧,体腻芭蕉蚕莫沿。
志读备兴重掩卷,史看唐幸嫩终篇。
雕盘姹女呈酥作,水巷痴童飏纸鸢。
初下鹿头迷鄠杜,暂来犀浦误伊瀍。
变秦言语生皆会,恋土情怀死不悛。
结厦斧斤宗简易,入神丹雘励精专。
柳堤夜月珠帘捲,花市春风绣幕褰。
十县版图分户籍,一城牌肆係民编。
受辛滋味饶薑蒜,剧馔盘餐足鲔鱣。
月季冒霜秋肯挫,荔枝冲瘴夏宜然。
几番藂箐鸣虚籁,是个园林噪嬾蝉。
蠢动乘时先养育,菁英届候别陶甄。
地丁叶嫩和岚采,天蓼芽新入粉煎。
平代启闱闻继岌,监军凭轼见刘焉。
蕙兰馥裛幽蹊畔,菱芡交铺曲岛边。
绘网晚晴夸蹴踘,画绳寒食戏秋千。
氤氲紫雾蒙都邑,缥缈彤霞聚偓佺。
螭伏自然销剑戟,蝼翻几度起戈鋋。
宦游止叹音尘阙,乡饮何惊岁月遄。
灵寿桃枝奇共结,金砂银铄贵相联。
埋轮昔按均轮命,叱驭今分太守权。
徒为行春飞皂盖,讵能许国报青钱。
政经旋考尤多僻,民瘼深求尚未痊。
虽愧袴襦非叔度,且期毫墨有冯涓。
{左亻右黾}遵廉察思从训,克谨操修敢好畋。
南市醉过攒帜队,西楼欢坐列琼筵。
烦嚣谨畏伤淳厚,慧黠周防近巧諞。
重禄省心宜致寇,薄材庄貌若临渊。
扶危颇异巢居幕,劝善还同矢在弦。

宋代:薛田

一同旧治居芸阁,八使新衔忝柏台。
父老出郊迎马首,人情似到故乡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