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以宁

熊以宁,字伯诗,号东斋,建阳(今属福建)人。少从朱熹学。孝宗淳熙五年(一一七八)进士,授光泽主簿。事见清乾隆《福建通志》卷四七。今录诗七首。

熊以宁的诗文

宋代:熊以宁

某伏以清商肇序,阶蓂方五荚之飞;元精生贤,宝历应千龄之运。於赫自天之佑,丕昭维岳之祥。弧矢垂门,冠裳争耀。既托屏幪之芘,敢忘颂咏之私。敬制拙词,仰祝台算。以醉蓬莱寄调,缮写拜呈,伏惟台慈,特赐采览。
渐荷收绿盖,桂吐金英,嫩凉天气。香案仙官,向人间游戏。道貌孤高,灵扃恬淡,有寿星标致。梦得文章,水心谈论,家声相继。
芙蓉上幕,龙藩胜地。剡荐交飞,宸衷简记。行趣朝班,便鸾坡螭陛。赞画堂中,垂弧节届,且举觞一醉。试问庄椿,春秋多少,八千馀岁。

宋代:熊以宁

耄岁颜偏好,清谈眼倍明。
一经虽取效,五鼎未终荣。
伯陇承先志,兰陔惨故情。
西风吹泪眼,愁听薤歌声。

宋代:熊以宁

杨柳阴阴一径苔,先生曾是手亲某。
几年杖屨追随乐,今日翻成梦里来。

宋代:熊以宁

旅殡胡尘里,凄凉七十春。
望云长在念,对食几伤神。
乌哺追思切,鳌峰卜□□。
西风悲楚些,谁不泪沾巾。

宋代:熊以宁

天地有英气,钟秀在人间。流虹甫近华旦,维岳预生贤。千载明良会遇,三世勋庸忠烈,谁得似家传。高论排风俗,抗志遏狂澜。
记年时,胡尘外,拥朱幡。洪枢紫府功业,指日复青毡。拭目泥封飞下,趁取梅花消息,去去簉朝班。骨相元不老,何必颂南山。

宋代:熊以宁

忆昨行边别,相期到鹤州。
秋风惊过眼,落日懒回头。
华屋空遗憾,佳城足远谋。
无从扶柩哭,挥泪寄江流。

宋代:熊以宁

道义时推重,功名志泊如。
肯荒元亮径,坚卧孔明庐。
乐事千钟酒,生涯万卷书。
骑箕天上去,斜月照塞墟。

宋代:熊以宁

天地有英气,锺秀在人间。流虹甫近华旦,维岳预生贤。千载明良会遇,三世勋庸忠烈,谁得似家传。高论排风俗,抗志遏狂澜。记年时,胡尘外,拥朱幡。洪枢紫府功业,指日复青毡。拭目泥封飞下,趁取梅花消息,去去簉朝班。骨相元不老,何必颂南山。

宋代:熊以宁

梯旻一何高,其势如龙蟠。
下直湖万顷,襟抱沧洲湾。
潭居占其胜,缥缈云涛间。
海邦形势地,秀传此为尊。
诸湖如附庸,有水俱来环。
元气昔孕此,停蓄固有存。
挺生贤哲人,象服仍貂冠。
道大久乃见,景好人亦闲。
堂堂八座贵,袖手乐其天。
龙飞御宸极,廊庙须公还。
湖山虽尔佳,政恐思谢安。
下客有侯喜,素爷斗与山。
抠衣荷延纳,不弃蒯与菅。
怜我尘土姿,欲使饵金丹。
祗愧坐斤骨,蜕形良独难。
恭惟我公贤,崔嵬不可攀。
兹遇垂弧旦,竞赋崧高篇。
南极正耿耿,三台辉紫垣。
趣起对钧秉,永辅基图绵。

宋代:熊以宁

某窃承帅阃太硕人顷自仙班,来瑞人世。诞弥喜届,庆颂骈臻。某仰讠乇门墙,用伸庆贺。辄成小词一,寄声鹊桥仙。僭易尘献,上祝椿鹤之算。伏惟懿慈,特赐采览。门下士姓某惶恐再拜上。
隐君仙裔,帅垣佳配。谁似硕人清贵。几番鸾诰自天来,森截江网同卷重出一首作‘看’绿绶、彩衣当砌。莲开十丈,蓂留十荚,迟十日、瑶池秋至。殷勤祝寿指蟠桃,更重数、三千馀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