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正大

林正大(约1200年前后在世),宋代词人。字敬之,号随庵,生卒年均不详,约宋宁宗庆元前后在世。开禧中(1206年)为严州学官。其好以前人诗文,檃栝其意,制为杂曲,因此被称为宋代最为“专业”的檃栝词人。传世作品有《风雅遗音》二卷,共计四十一首词。

人物生平

  林正大,字敬之,号随庵,南宋开禧(宋宁宗年号,1205—1207)年间为严州学官。又据嘉泰四年(1204年)滁州州学教授陈子武跋:“永嘉林君正大敬之,道州使君之子,尚书吏部开府公之孙也。生长华胄,屹不为流俗移,恪守诗礼遗训,期以翰墨自植,高山流水,未遇赏音,体《易》随时之义,故自号曰随庵居士云。”这里的“尚书吏部开府公”,据泰顺《四溪林氏谱》记载“六世有名杞者,宋崇宁进士。杞终帅府参谋、赠金紫光禄大夫吏部尚书特进开府仪同三司加少保”,指的是林杞。而泰顺《分疆录·乡逸传》有:“林伯礼,杞孙,字正大,号随庵,喜读书,尚吟咏,为礼能文,隐居不仕。”

  根据叶适《水心文集》卷七《林敬之挽词》,可知林正大辞去教职,居住在新河街,专研孟子,身后凄凉,卒时当为《永宁志》刚成之时,即嘉定九年(1216年)。薛师石亦有《挽林敬之》云:“闭门常读《易》,遁世意如何。有酒可消闷,无阶不种莎。闲时寻旧友,月夜步新河。我亦逃名者,题碑愧尔多。”知其为读《易》遁世的隐者,与陈子武跋云:“体《易》随时之义,故自号曰随庵居士”正合。

参考资料:

1、潘猛补.林正大与《风雅遗音》[N].温州日报,2016-06-08(11).

2、吴承学.论宋代檃括词[J].文学遗产, 2000(4):74-83+143.

主要成就

檃栝作品
  林正大是宋代创作檃栝词数量最多的词人,有《风雅遗音》二卷,计词四十一首。唐圭璋所编《全宋词》第四册所收林正大词四十一首,每首先录古人诗文,然后檃栝成词。

  林正大在嘉泰二年(1202年)所写的《风雅遗音自序》介绍:“余暇日阅古诗文,撷其华粹,律以乐府,时得一二,裒而录之,冠以本文,目曰《风雅遗音》。是作也,婉而成章,乐而不淫。视世俗之乐,固有闻矣。岂无子云者出,与余同好,当一唱三叹而有遗味焉。” 可见《风雅遗音》是林正大在明确的编纂意图下自编的檃栝词集。

  《风雅遗音》其书檃栝对象以李白、杜甫、苏轼的作品为多,并扩大到前所未有的范围,且呈现出多样化,时间跨度也甚大。就檃栝的内容本身而言,很难说有什么特别的独创性,但对共计十八位作者的原篇,作了四十一首檃栝词,这个数量是空前绝后的。林正大的檃栝词带来了词的制作场面的典雅化,能面对已经获得定评的经典名作,与古人对话。正如林正大所说,檃栝可以带来“不惟可以燕寓欢情,亦足以想象昔贤之高致”的效果。这样,檃栝的历史至此以专集的出现为标志,到达了一个发展的最高点。

  如他的《贺新凉》檃栝王羲之《兰亭集序》云:“兰亭当日事。有崇山、茂林修竹,群贤毕至。湍急清流相映带,旁引流觞曲水。但畅叙、幽情而已。一咏一觞真足乐,厌管弦丝竹纷尘耳。春正暮,共修禊。 惠风和畅新天气。骋高怀、仰观宇宙,俯察品类。俯仰之间因所寄,放浪形骸之外。曾不知、老之将至。感慨旧游成陈迹,念人生、行乐都能几。后视今,犹昔尔。”保持着原作的意境与格调,在措辞上也比较忠实于原作。但对前人视生死为同一、生命长短无别的观点所持的否定态度核心部分,林正大有“念人生、行乐都能几”一句为原作所无,显然是作者自己人生苦短、须及时行乐的人生观和生活态度的主动加入,从改写的角度讲,是一种对原作的突破。

  又如《贺新凉》檃栝欧阳修《醉翁亭记》云:“环滁皆山也。望西南、蔚然深秀者,琅邪也。泉水潺潺峰路转,上有醉翁亭也。亭、太守自名之也。试问醉翁何所乐,乐在乎、山水之间也。得之心、寓酒也。 四时之景无穷也。看林霏、日出云归,自朝暮也。交错觥筹酣宴处,肴蔌杂然陈也。知太守、游而乐也。太守醉归宾客从,拥苍颜白发颓然也。太守谁,醉翁也。” 林正大将《醉翁亭记》檃栝入词,浓缩文意,入律可唱,以及《醉翁亭记》自身的音乐性,也使《醉翁亭记》在传唱中得以传播。

  林正大的檃栝词所檃栝对象相当广泛,既有辞赋,也有古文;既有乐府,也有古诗。如《酹江月》《满江红》檃栝杜甫《醉时歌》、《一丛花》檃栝杜甫《饮中八仙歌》、《贺新郎》檃栝王羲之《兰亭序》、《酹江月》檃栝陶渊明《归去来辞》、《沁园春》檃栝刘伶《大人先生传》、《水调歌》檃栝韩愈《送李愿归盘谷序》、《摸鱼儿》檃栝王绩《醉乡记》、《声声慢》檃栝杜甫的《丽人行》、《贺新凉》檃栝欧阳修《醉翁亭记》、《水调歌》檃栝欧阳修的《庐山高》诗、《酹江月》檃栝苏轼前后《赤壁赋》、《水调歌》檃栝欧阳修的《昼锦堂记》、《贺新凉》檃栝黄庭坚的《送王郎》诗、《水调歌》檃栝范仲淹《听真上人琴歌》、《满江红》檃栝黄庭坚《听宋宗儒摘阮歌》、《朝中措》檃栝黄庭坚《水仙花》诗、《满江红》檃栝韩子苍《题伯时画太一真人》诗、《贺新凉》檃栝苏轼《书林和靖诗后》、《水调歌》檃栝范仲淹《岳阳楼记》、《木兰花慢》檃栝李白《将进酒》、《水调歌》檃栝王禹偁《黄州竹楼记》、《清平乐》檃栝李白《采莲曲》、《满江红》檃栝卢仝《有所思》、《满江红》檃栝苏轼《海棠》诗、《水调歌》檃栝李白《襄阳歌》、《江神子》檃栝欧阳修《明妃曲》、《意难至》檃栝李白《蜀道难》、《沁园春》檃栝白居易《庐山草堂记》、《摸鱼儿》檃栝叶清臣《松江秋泛赋》、《意难至》檃栝黄庭坚《煎茶赋》、《酹江月》檃栝李白《送张承祖之东都序》、《酹江月》檃栝苏轼《月夜与客饮杏花下》、《水调歌》檃栝李贺《高轩过》、《虞美人》檃栝刘禹锡《武昌老人说笛歌》、《江神子》檃栝黄庭坚《题杜子美浣花醉归图》、《沁园春》檃栝范仲淹《严先生祠堂记》、《临江仙》檃栝李白《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》、《酹江月》檃栝李白《清平调词》组诗

首创作品
  林正大作品中唯一称得上首创的词作是《水调歌·送敬则赴袁州教官》:“人笑杜陵客,短褐鬓如丝。得钱沽酒,时赴郑老同襟期。清夜沉沉春酌,歌语灯前细雨,相觅不相疑。忘形到尔汝,痛饮真吾师。 问先生,今去也,早归来。先生去后,石田茅屋恐苍苔。休怪相如涤器,莫学子云投阁,儒术亦佳哉。谁道官独冷,衮衮上兰台。”词中虽然套用杜甫《醉时歌》的句子和意境(用的也是檃栝手法),但实际上是他送敬则赴袁州教官有感而作,属于创作而非二次加工,是借他人之酒,浇自己心中的块垒。

参考资料:

1、潘猛补.林正大与《风雅遗音》[N].温州日报,2016-06-08(11).

2、吴承学.论宋代檃括词[J].文学遗产, 2000(4):74-83+143

林正大的诗文

宋代:林正大

问陶彭泽,有田园活计,归来何晚。昨梦皆非今觉是,实迷途其未远。松菊犹存,壶觞自酌,寄傲南窗畔。闲云出岫,更看飞鸟投倦。
归去请息交游,驾言焉往,独把琴书玩。孤棹巾车邱壑趣,物与吾生何恨。宇内寓形,帝乡安所,富贵非吾愿。乐夫天命,聊乘化以归尽。
刘伯伦酒德颂:有大人先生,以天地为一朝,万期为须臾。日月为扃牖,八荒为庭衢。行无辙迹,居无室庐。幕天席地,纵意所如。止则操■执觚,动则挈榼提壶。维酒是务,焉知其馀。有贵介公子,搢绅处士。闻吾风声,议其所以。乃奋袂攘衿,怒目切齿。陈说礼法,是非锋起。先生于是方捧罂承槽,衔杯漱醪。奋髯箕踞,枕麹藉糟。无思无虑,其乐陶陶。兀然而醉,恍然而醒。静听不闻雷霆之声,熟视不睹泰山之形。不觉寒暑之切肌,嗜欲之感情。俯观万物,扰扰焉如江汉之浮萍。二豪侍侧焉,如蜾裸之与螟蛉。

宋代:林正大

酌以蒲城酒。撷湘F8CD、秋英满泛,介君眉寿。赠君点漆黟川墨,与印文章大手。问此别、相逢难又。三叠阳关声堕泪,写平时、兄弟情长久。离别事,古来有。
十年骨肉情何厚。对江山千里,共期白首。夜雨连床追旧事,惟恨书书渐少。便只恐、炊沙不饱。翰墨新功收汗马,话书囊、无底何时了。欢未足,听鸡晓。
范文正听真上人琴歌:银河耿耿霜B179B179,西窗月色寒如冰。江上扣朱丝绳,万籁不起秋光凝。伏羲归天忽千古,我闻遗音泪如雨。嗟嗟不及郑衙儿,北里南邻竟歌舞。竟歌舞,可时休。师襄堂上心悠悠。击浮金,戛鸣玉,老龙秋啼沧海底,幼猿暮啸寒山曲。陇头瑟瑟咽流泉,洞庭萧萧落寒木。此声感物何大灵,十二衔珠下仙鹄。为予再奏南风诗,神人和畅瞬无为。为予试弹广陵散,鬼物方哀晋方乱。乃知圣人情虑深,将治四海先治琴。兴亡哀乐不我道,坐中可见天下心。感公遗我正始音。

宋代:林正大

太行有盘谷,隐者所翱翔,丈夫行世,磊磊落落信行藏。遇则声名利泽,不遇采山钓水,何似两俱忘。谁解盘中趣,与酒为歌章。
问何如,盘之乐,乐无央。远驱虎豹,蛟龙于此亦潜藏。盘土可耕可稼,盘水可沿可濯,饮食寿而康。膏车EFF7吾马,从子以徜徉。
王绩醉乡记:醉之乡,其去中国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其土旷然无涯,无邱陵阪险;其气和平一揆,无晦明寒暑;其俗大同,无邑居聚落;其人甚精,无憎爱喜怒,吸风饮露,不食五谷,其寝于于,其行徐徐,与鸟兽鱼鳖杂处,不知有舟车器械之用。昔者黄帝氏尝获游其都,归而杳然丧其天下,以为结绳之政已薄矣。降及尧舜,作为千钟百壶之献,因姑射神人以假道,盖至其边鄙,终身太平。禹、汤立法,礼烦乐杂,数十代与醉乡隔。其臣羲和,弃甲子而逃,冀臻其乡,失路而道夭,故天下遂不宁。至乎末孙E8EE纣,怒而B044其糟邱,阶级千仪,南向而望,卒不见醉乡。武王得志于世,乃命公旦立酒人氏之职,典司五齐,拓土七千里,仅与醉乡达焉,三十年刑措不用。下逮幽厉,迄秦汉,中国丧乱,遂与醉乡绝。而臣下之爱道者,往往窃至。阮嗣宗、陶渊明等十数人,并游于醉乡,没身不返,死葬其壤,中国以为酒仙云。嗟乎,醉乡氏之俗,岂古华胥氏之国乎,何其淳寂也如是。余将游焉,故为之记。

宋代:林正大

坐愁书室,谩临风、遐想蓬莱高致。抚鹤扪松长叹息,失足误来人世。紫禁九重,碧山万里,无路鸣珂B06D。江山胜处,且寻花柳倾醉。
不堪送客清川,系帆渌水,烟景供憔悴。更举芳尊浇别恨,逸趣浮游天外。雄笔横挥,素琴轻拍,一笑成扬袂。洛阳秋早,归时同赏鲈鲙。
东坡月夜与客饮杏花下:杏花飞帘散馀香,明月八户寻幽人。褰衣步月踏花影,炯如流水涵青苹。花间置酒清香发,争挽长条落香雪。山城薄酒不堪饮,劝君且吸杯中月。洞箫声断月明中,惟忧月落酒杯空。明朝卷地春风恶,但见绿叶栖残红。

宋代:林正大

太行有盘谷,隐者所翱翔,丈夫行世,磊磊落落信行藏。遇则声名利泽,不遇采山钓水,何似两俱忘。谁解盘中趣,与酒为歌章。问何如,盘之乐,乐无央。远驱虎豹,蛟龙于此亦潜藏。盘土可耕可稼,盘水可沿可濯,饮食寿而康。膏车秣吾马,从子以徜徉。

宋代:林正大

欲状巴陵胜,千古岳之阳。洞庭在目,远衔山色俯长江。浩浩横无涯际,爽气北通巫峡,南望极潇湘。骚人与迁客,览物兴尤长。锦鳞游,汀兰郁,水鸥翔。波澜万顷,碧色上下一天光。皓月浮金千里,把酒登楼对景,喜极自洋洋。忧乐有谁会,宠辱两俱忘。

宋代:林正大

若耶溪女。笑隔荷花语。日照新妆明楚楚,香袖风颻轻举。谁家白面游郎。两三遥映垂杨。醉踏落花归去,踌躇空断柔肠。

宋代:林正大

庐阜诸峰,炉峰绝胜,草堂介焉。敞明窗净室,素屏虚榻,要仰观山色。俯听流泉。中有池台,旁多竹卉,夹涧杉松高刺天。堂之北,据层崖积石,绿荫浓鲜。堂东瀑布飞悬。似雨露霏微珠贯穿。有春花秋月,夏云冬雪,阴晴显晦,雾吐烟吞。右抱琴书,左携妻子,杖屦从容尽暮年。平生志,赖清泉白石,实听余言。

宋代:林正大

坐愁书室,谩临风、遐想蓬莱高致。抚鹤扪松长叹息,失足误来人世。紫禁九重,碧山万里,无路鸣珂佩。江山胜处,且寻花柳倾醉。不堪送客清川,系帆渌水,烟景供憔悴。更举芳尊浇别恨,逸趣浮游天外。雄笔横挥,素琴轻拍,一笑成扬袂。洛阳秋早,归时同赏鲈脍。

宋代:林正大

狂胡鞍马自为家。遣宫娃。嫁胡沙。万里风烟,行不见京华。马上思归哀怨极,推却手,奏琵琶。
胡儿共听亦咨嗟。貌如花。落天涯。谁按新声,争向汉宫夸。纤手不知离别苦,肠欲断,恨如麻。
李白蜀道难:噫嘘嚱、危乎高哉,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!蚕丛及鱼凫,开国何茫然。尔来四万八千岁,不与秦塞通人烟。西当太白有鸟道,可以横绝峨眉巅。地崩山摧壮士死,然后天梯石栈相句连。上有横河断海之浮云,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。黄鹤之飞尚不能过,猿猱欲度愁攀缘。青泥何盘盘,百步九折萦岩峦,扪参历井仰胁息,以手拊膺坐长叹。问君西游何当还,畏涂巉岩不可攀。但见悲鸟号古木,雄飞呼雌上青天,使人听此凋朱颜。连峰去天不盈尺,枯松倒挂倚绝壁。飞湍瀑流争喧豗,砯崖转石万壑雷。其险也若此,嗟尔远道之人,胡为乎来哉!剑阁峥嵘而崔嵬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所守或匪亲,化为狼与豺。朝避猛虎,夕避长蛇。磨牙吮血,杀人如麻。锦城虽云乐,不如早还家。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,侧身西望长咨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