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靖

(1000—1064)韶州曲江人,初名希古,字安道。仁宗天圣二年进士。累迁集贤校理,以谏罢范仲淹事被贬监筠州酒税。庆历中为右正言,支持新政。使契丹,还任知制诰、史馆修撰。再使契丹,以习契丹语被责,复遭茹孝标中伤,遂弃官返乡。皇祐四年起知桂州,经制广南东西路贼盗。寻又助狄青平定侬智高,留广西处置善后事宜。加集贤院学士,徙潭、青州。嘉祐间交阯进扰,任广西体量安抚使。后以尚书左丞知广州。有《武溪集》。

余靖的诗文

宋代:余靖

幽房寂寞时,香散轻袿衣。
可怜夜永不成寐,苦恨春残犹未归。
归来一见伸修眉,宝柱新声逐调移。
多少相思说不尽,泪满玉壶著自知。

宋代:余靖

祖堂留胜迹,再宿此登临。云月自明暗,山川无古今。

谷声猿啸远,泉脉虎跑深。共到忘言处,休论佛与心。

宋代:余靖

佛性深如海,中边见各异。道在有无间,语论皆儿戏。

几多名利僧,妄习诸家气。贪嗔尚缠牵,生灭何由离。

三世古今佛,岂离根本智。舍此觅菩提,谁證菩提位。

吾师识自心,有为皆委弃。冥坐不知年,了了忘言意。

宋代:余靖

选任逢明主,休嗟尚散郎。
远均天雨露,全抚越封疆。
早振连城价,尝陪照乘光。
宦途更险易,人事变炎凉。
遽喜輶轩至,同期远俗康。
交情重推致,民意乐舒长。
况有江山助,无怀节物伤。
罇前且欢醉,一别久相望。

宋代:余靖

十二山河壮东夏,黄扉当日建行台。
封陲自此赭衣尽,黌校于今绛帐开。
负海遂成安堵俗,济川元是代天才。
耆明虽乐归閒趣,睿睠岩廊徯再来。

宋代:余靖

六载心闲类死灰,岂期朝奖念粗材。
凤衔君命从天降,鹊喜邮音度岭来。
恩重乍惊三采绶,使专仍咏一枝梅。
切磋甫得依贤检,疾恶刚肠愈不回。

宋代:余靖

趋尘寒浦波,桂子秋空月。
烟湿钓纶轻,雨溅苔矶滑。
健鲤吞香钩,锦文红鱍鱍。
将为沸鼎游,势穷犹喣沫。
搘颐闲怅望,江湖晴荡漾。
奋鬣就其深,族类能相忘。
胡为贪一饵,委身刀机上。
寄言洗耳翁,逃名真可尚。

宋代:余靖

闻鸡已行迈,策马更徘徊。
月色依山尽,秋声带雨来。
自堪悲玉璞,谁复筑金台。
薄宦空羁束,西斋长绿苔。

宋代:余靖

空翠纷纷冷不流,风云常是护灵湫。
山神鞭起龙行雨,散作炎州六月秋。

宋代:余靖

徙倚江边槛,旌旗望处遥。
交情深慕蔺,风韵渴闻韶。
寄远缄灵药,迎归舣画桡。
伏波新荡寇,气入岭云飘。